英国人眼中的中国茶

让习惯于袋茶、马克杯和牛奶的国家接受原汁原味的中国茶是很困难的,但这并不妨碍英国人从中国茶中发觉禅意的美。

茶本是中国的东西。今天中国仍是世界上最大的产茶国,中国的茶文化是世界上最复杂最精细的。但是,中国最好的茶却仍然很少为外界所知,即使在当今这个墙倒门开的时代。

带我走进中国茶的精妙世界的,是伦敦南部布里克斯顿(Brixton)围墙上的一扇极为隐秘的门。墙内的花园是亚洲式内敛的风格。前门开着,穿过游廊,即是摆放着整齐茶具的厨房。这简直是一种视觉上的盛宴——平整的绿色茶叶,色彩鲜活如同春日桦树的叶子;精细如发丝、色泽深暗的红茶,叶尖处却是点点的桔黄;白色的毛尖,熠熠发光如同刚刚上过新漆,又宛如被海潮带上来的海草;银色的绒球,还有整块整块的褐色茶砖,给人的感觉仿佛游走在千年之遥的丝绸之路上。

英国最大的茶叶公司我大多参观过,但没有哪一家是中国茶文化真正的传道者,愧对英国茶迷对茶的热爱。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对于一个根深蒂固习惯于袋茶、马克杯和牛奶的国家来说,接受一种完全不同的原汁原味的中国茶是很困难的;更何况,你还必须历尽艰难跋涉到中国西南内陆地区,才能买到这些中国茶。

在布里克斯顿的围墙后面,我发现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传道者。爱德华•艾斯勒(Edward Eisler)是一位帅气的27岁小伙子。每有闲暇,他便会游历到中国那些外人不太涉足的地区,时间往往长达3个月之久。在他的回忆里充满了“一望无际的混凝土建筑、很不舒服的住处和盯着你看的人们”。但是,中国的茶园却给他一种“回家”的感觉。

在加入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行医前,他曾花1年时间学习汉语,花4年时间研究中医。但对茶的热爱却从未间断。他说:“在旧金山和巴黎,我参观了令人称羡的茶庄和茶店。但令我不可思议的是,在英国却没有类似的东西。我觉得应该成立一个公司,向人们提供真实的茶。”所以,在2004年,他创建了精茶公司(Jing Tea,“精”在中文中意为“精华”或“核心”)。

他的公司主要在网上销售,在英国也通过哈罗斯百货商店(Harrods)出售。位于梅登海(Maidenhead)的“肥鸭”餐厅(The Fat Duck)及伦敦广场等处的餐厅也提供他的茶饮。

艾斯勒每年来中国三次。“你必须去准地点,去准时间,而且要胜别人一筹。”哪个别人?“就是共产党和中国国内的茶庄。”不过,作为一个西方人,在买茶时他并没有遇到歧视,和中国人打交道很愉快。“他们很实际,很热情,也很直率。”

茶叶通常生长在中国最美丽的地区。看到艾斯勒拍摄的中国浙江省终日雾气缭绕的山区和杭州水光潋滟的西子湖畔的茶园照片时,我忽然领悟到茶与佛教禅思之间的渊源。其实,中国的山水画家们并不像我原来认为的那样,一味铺陈夸张:山水原本就是那样的美。

如果说,从这些精妙的中国茶中能品味出中国山水的玲珑剔透,你是不是觉得太离奇了呢?那就看看下面吧:

白毫银针(每50克6.20英镑)

白茶,从茶树的大白毫变种的叶子杀青晒干制成,品茗过程最为精细:香甜(类似西瓜)、柔滑、回味悠长,低咖啡因,不具有收敛作用。

龙井绿茶(每50克6英镑)

杭州西湖附近茶园之早茶:味甜而浓,品起来有点新鲜豌豆和烤榛子的味道。

安吉白绿茶(每50克10英镑)

这种热卖的绿茶鲜爽如同春天的绿叶,香气馥郁,口感上佳。

枸杞绿茶(每50克10英镑)

这种茶(茶名取义“绿色曲线”)在绿茶中香气较为馥郁、营养价值更高,味浓,提神。

霍山茶(每50克5.50英镑)

产自安徽省霍山的一种黄芽茶,其味道和香气柔滑,类牛奶。

祁门毛峰(每50克5.50英镑)

形状与标准祁门茶不同——更为精致的条状茶叶。如同标准祁门一样雅致和精细。
武夷正山小种红茶(每50克7英镑)

生产该“正山小种”红茶的农场是中国第一家(1689年)对英出口茶叶的农场,自始至终由同一家族经营,迄今已是第30代。这种红茶与我们所熟悉的那种粗糙和带有松烟香的正山小种全然不同,透着一丝炭烟的暖意,这主要是因为其杀青过程使用的是松树文火。

金尖普洱(每50克4.20英镑)

普洱茶在采摘后要经过一个细菌发酵过程,从而带有腐殖土质的气息,在这方面,它与葡萄酿酒有点类似。这样介绍起来可能会清楚些。

黄金桂乌龙(每50克2.10英镑)

乌龙是介于绿茶和红茶之间的半发酵茶。这里介绍的这种大叶福建乌龙看起来更绿一些,而不是金色,有一种香橙花的奇香和淡淡的矿物气息。

大红袍乌龙(每50克8英镑)

这种武夷山乌龙义与名同:“大红袍”,颜色深红。叶子看起来象抽烟斗的人常抽的烟叶,具有乌龙特有的奇香,不过不是花香,而是森林里散发的那种奇香,形似橡树叶一样繁复。

精茶公司:电话 +44(0)20-86715108

安德鲁·杰弗德是《新法国:当代法国葡萄酒大全》和《泥炭烟和烈性酒:伊斯莱和它的威士忌》两本书的作者。

中国茶在英国日渐普及

另一位英国茶的传道者是作家、教育家和咨询师简•帕蒂格鲁(Jane Pettigrew)。她为英国茶协会所做的一项工作,是对各种茶室和茶吧进行评估,并为川宁茶和伦敦各大酒店提供内部培训(她的最新客户——格罗夫纳馆酒店[Grosvenor House]——正计划培训茶艺师)。

她还与茶艺大师蒂姆•克利夫顿(Tim Clifton)一起,为英国茶叶委员会举办“茶艺大师培训”,该培训对外公开,全天费用(含午餐和茶)150英镑。详见www.tea.co.uk

帕蒂格鲁以伦敦新近开张的几家茶餐厅为例,证明英国对精茶的兴趣日趣浓厚。这些茶餐厅包括艾伦•姚(ALLAN YAU)经营茶点的Yauatcha餐厅(15-17 Broadwick Street, W1 电话:+44 (0)207-494 8888)、蒂姆•德奥菲(TIM D’OFFAY)的明信片茶楼(Postcard Teas ,9 Dering Street, W1, 电话:+44 (0)207-629 3654)、塔罗•凯尔克罗夫特(Tara Calcroft)的茶宫(Tea Palace ,175 Westbourne Grove, W11, 电话:+44 (0)207-727 2600)。此外,还有久已闻名的Parlour at Sketch(9 Conduit Street, W1电话:+44 0870-770 6527)。

她说:“2006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我感到很乐观。人们开始认识到,茶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产品,内涵十分丰富。就像酒一样,由于天气、土壤不同,各个地方产的茶也是千差万别的。关于酒和健康的介绍肯定会激发人们更大的兴趣。茶在人们心目的形象无疑正在改变。”

转载自FT中文网: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0860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